叶沧乔URca

叶落沧洲遇松乔。
幸会,叶沧乔,感谢点开!

常驻→四欠/ll/农药/d5/恋与/dr
↑只会画女孩子所以沉迷性转
请!扩我tx一起玩!我空间点赞狂魔!(住口
头像是找兔子太太约的自己人设
lemon好好听我循环爆
clx声声慢心慕流霞低修云梦暗香欢迎找我玩!

UR是圈名罗马音尾首
C是英文名 A是喜欢的人
并不是什么神秘组织代码(…)

[局路]情书.


*六一和幼稚鬼 算是我流流水账糖贺文x
*是回顾你画我瞎第三期的脑洞
*原梗文艺30days day13-情书
*差不多喜欢四欠两年了也算个纪念 这是私心四欠tag(
*二次人设勿上升真人!
--

“路人,局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暗暗谋划着要写洋屁情……”
邻桌狮子站在A路人座位旁啧啧两声,抬手正想为爱鼓掌,下一秒被一记眼刀吓得噤声收手。
“哎,情什么啊?”后桌痒局长冷不丁开口。
“……情景交际!”
“噗,”路人笑出声,回头冲身后局长比个赞,片刻后收了手神色几分茫然,“局长你不是读理,不多做几道压轴题?”
“…理科生就不能写洋屁情景交际啊?”
接连便是少年习惯已成日常的拌嘴打闹直至上课铃响。
这个上午一切如往,除了课间痒局长和KBShinya聊天时投向路人后背的目光有些诡异以及局长往同班女生座位跑得勤了些之外没有其他特别。

午休时间过半,手下英语阅读题完成了两三,路人正喘口气要继续与英语作斗争时颈后兜帽似乎被摆弄着塞进了什么东西。
这人午休鼓捣什么啊?
心里暗暗吐槽的同时,路人伸手去够,但指尖碰着的除了空气便是校服外套里帽衫绵软的布料。
“干啥……”
路人方才侧过半张脸又被后头那只手给赶了回去,回到桌前还多了一封信。
…………情景交际?
拆开玫粉色的信封,艾绿色的信纸露出一角,展开对折成两半的信纸,略显圆润的蓝色墨水字体工整排列,细看还能发现信主人用心注意所致的浓淡渐变与字迹里银粉点点,似蕴含了星海天空。
这个配色,他把自己装过来了?
“内容乍看上去还挺正经……”路人小声嘟囔话音还没落下,指腹便就停止移动,在一句单独空行隔开的英文上反复摩挲。
「I'm very very very like you.」
局长的字和他的语音语调一样软,倒不是说写字人漫不经心没使力,而是笔画勾连像是艺术字般弯,写字母这点尤其突出。这句英文让路人有些怀疑痒局长这话用意。
例如说,和字体和错误一样都很幼稚的玩笑。

与夏日天气同样沉闷的午休时段已经结束,班里同学或在走廊闲谈,或到操场挥洒青春的活力,就一橙一粉两人安定待在教室。
路人低头瞅着手中信沉思片刻,忽地起立后转,一连串动作连带椅子后退的声响惊得局长将手中笔摔到地理课本附后摊开的地图图纸上,滚下桌沿落到地面。
“这中式英语,小学都没好好学?能不能念?”
局长没去捡起地上那支运气不佳的铅笔而是抬起头,分明有笑意漾开的异色瞳对上路人妃眸,开口是一贯带着方言的话语。
“诶,那A大教教我怎么讲呗?”
路人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局长课桌面上。
“听好了,再不会我就不负责改正了啊!正确句式——”
“I love you very much.”
“Ditto.”*

计 划 通

一瞬间路人仿佛看到了几个字伴随着颜艺出现在局长脸上,但他并没因为这个而笑出声,橙发间隐隐能看见的红透耳尖将他混乱的心绪完全暴露——
靠,还是被占便宜了。

--
局:路人
路:干嘛
局:捡笔(比划桌脚旁边
路:???你才贱婢
局:!?不不不不等等听我解释
--
*“Ditto”意为同上,和“Me too”一个意思

六一节快乐——!

香香和小乔的小段子吧 感觉两姑娘日常就是这种风格
哪来的梗忘了x总之大意是 男生如何回应女生“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全文毫无求生欲x
↓↓↓


“孙尚香小姐!”
“红buff重要,还是婉儿重要?”

“呃?”
当然是婉儿啊!孙尚香脑内迅速列出答案,刚准备开口,话语又止在舌尖——不对,游戏胜负也容易影响婉儿情绪,说明婉儿也算看重战局结果;我拿了红buff打对面会更疼,胜利的可能性也就多了那么一点,所以婉儿应当是也希望我看重红buff的……

“…有红buff的婉儿!”
作出回应后孙尚香收获了乔婉恍然大悟的神情。
“…!真不愧是香香!”

今晚看到老大直播和小暗小葵一起吃鸡啦(边打边疯狂撸卷卷(划掉
id是Fangpiren
↑↑↑这个后缀就想开启cp滤镜
是说Fangyangpi Fangyangpi这种id被占了还是没想到 值得深思(……)

痒姐姐和A酱 全部双性转注意避雷。
是这几天摸鱼比较自我心水的((

[狮鼠]双向单恋.

情人节快乐!算是贺文啦。
挖出了很久以前的文艺三十题来爽一爽

*cp狮鼠

*梗文艺30daysD17双向单恋

*二次人设无关三次勿上升真人

*架空学生设 白鼠视角

*流水帐ooc注意

--



今年城市冬天冷得发慌,接近零下而市区又没有下雪,算是非常流氓了。我暗暗腹诽着呼出一口白雾,用眼角余光瞥向一侧用公交窗户做画布以食指当笔的金毛。这是寒假初的一个普通下午,我以买书的名义约出同学狮子,也就是身边这个金发,现在已经踏上了返程。

“白鼠白鼠,像不像我俩!”

他突然扯住我的衣袖开口道,碧眸笑弯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比起狮子更像某种大型犬,例如金毛。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瞧见了一左一右一大一小的一狮一鼠简笔画。他在从坐上位置开始到现在的十几分钟里忙活的就是这个?我望着那副略显幼稚的简笔画不禁失笑:“不愧是创办了狮子绘画课堂的灵魂画狮。”

我猜测他是因为我这句话而心情大好,嘴角上扬露出犬牙却不显凶意,由于容易让人想到他不吃肉;我也没有忽略他的视线,热灼,含着我说不清的情愫——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我希望是,却又希望不是。

我喜欢狮子,但我不敢开口——生活、家庭、未来、他……现实中的许多许多与网络和理想存在着巨大的差别,我害怕走错一步全盘崩溃而不敢撒手去赌,尤其是这赌注可能还承担两个人的分量。

我不在意收获看怪物的目光与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我也不担心他是这其中之一,我只害怕他无法承担。

高考将至,团结友爱的或是毫不和谐的班集体都要面临分道扬镳的情况,我俩志向也各不相同,这是所剩无几供我们肆意玩乐的时光。

下学期我无法保证还能拥有像现在两人独处的空闲假期时间,很大可能被提纲题海所填补……我是这样猜测的。想坦白,现下的时机必然不错。

夸张点说,这个选择就像是冒险者遇到的岔路口,一边是平坦长远而在路口处看略显荒芜的长道,另一边是不见底的悬崖,终点不知道是世外桃源还是更深的黑暗。而我这个冒险者,现在在中端的路标周围徘徊着,迷茫着。

愈想愈乱的思绪被寄铃人牵回现实:“白鼠?在发呆吗?下一站你该下车了。”

“嗯…?走神了。”我拉住书包背带起身向后门,侧头本想望原位看却发现目标站在自己身旁的台阶上。他顺手揉一把我银灰色发旋,笑得一如既往的爽朗:“我等会儿再搭几站车回去,把你送回家楼下再说。”

“狮子你给不给,担心我走丢吗,我是老妈子你是老妈子?”我想我蓝眸里漾开的情绪也像他眼角所蕴的一般明媚。虽然我家离车站仅一条斑马线再几步路的距离,但我没有拒绝他。

“白鼠。”

站在斑马线一端时,行人指示灯正好从绿闪到红。也许是因为冬天阳光慵懒得很,我没有分毫撒开步子赶绿灯的想法。狮子叫住我,一副欲言又止模样。

“我…”

身边人明明近在咫尺,他的声音却被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带起的风盖住,飘得像是随着那些车轮而去一样的远。

“什么?”

我转过头面向他的方向疑惑道,心底有什么在雀跃,那种无法忽视的悸动在期待着回答。他眨眨祖母绿的眼睛,牵起嘴角做个微笑一幅轻松模样示意对面交通指示灯。我没有注意到,那对绿眼微闪光芒却黯淡。

“没事。”

这两个字并没有追着车流远去。而我很久以后才确定,有什么在车轮碾过沥青路面的同时被压扁,连带着青涩少年努力鼓起的勇气粉碎。



--


其实白鼠不敢坦白的理由是校内传言和狮子谈恋爱会掉头发
(bushi

和列表玩30题x

*农药香乔 乔是小乔的乔
*梗文艺30days①前后桌
*现代校园背景设
*ooc含 

--


每当回身向后看时,乔婉总会晃到眼。——准确点说应该是被课桌后那人儿翠色眼底的星星点点晃了眼。


乔婉喜欢后桌孙尚香很久了。也是恰巧,班主任排位置总没拆开这两个姑娘。那扎着利落双辫的姑娘总坐在乔婉后头,春去秋过几个学期后仍旧如此。为此乔婉在心里窃喜过不知多少回。但也因此乔婉为身高烦恼,如果不同现在,她还可能坐在孙尚香后面望着香香高挑的背影发呆。


她们的位置挨着靠操场的窗户。天气晴朗时,会有细碎的金灿洒落在桌角边与孙大小姐白皙的脸颊侧;若天色略显阴沉,孙尚香的眸子依然熠熠生辉。乔婉尤其喜欢这点,虽然并非夜空的色彩,但那青翠里蕴含着银河般闪闪发光。形容得简单些,乔婉认为那对眼睛会说话。


此时由乔婉的位置往外望去,孙家大小姐大大咧咧玩闹的身影映入眼帘。执着铅笔在笔记本页角涂涂画画,时不时抬头瞅一眼窗外少女的身影又迅速埋下头继续着手部动作在人头像边添点阴影。反复几次来回,乔婉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想画那人儿还是找借口将她的身影收揽于眼底。


兴许是心灵感应,抑或是乔婉的目光太过热烈或者其他原因,乔婉视线中央的姑娘朝着教室转过身子,眨眨眼睛冲乔婉晃了晃手,面上扬起灿烂的微笑。和着午后的阳光,孙尚香的笑颜在乔婉眼里更耀眼了几分。素白蝴蝶掠过教室窗前花盆鲜花在半空中扑闪翅膀向孙尚香飞去,与孙尚香的发带倒有点相似。准是它带走了婉儿漏拍了几秒的心跳。乔婉将头埋进双臂,掩住面颊一片粉红。


而后乔婉听见耳边噗嗤一声轻笑,随即是发旋处被轻揉的触感。还没等乔婉抬眼看手的主人,那人儿便就踏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乔婉身后的座位。


就保持着当下也不错吧。乔婉暗想。

--
Thank you for wat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