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沧乔想睡好觉

叶落沧洲遇松乔
感谢与不完美的我相识

得不到高热度只是因为笔触文字达不到惹人喜欢的高度
写自己想写的画自己喜欢的开心就好啦

A路人 西木野真姬 d5裘克
rps白月光局路 最近沉迷杰裘
是个年更型lof主
扩我会多一个空间击掌狂魔!(住口
lemon好好听我循环爆

UR是圈名罗马音尾首
C是英文名 A是喜欢的人(明示!
不是什么神秘组织代码

[狮鼠]双向单恋.

情人节快乐!算是贺文啦。
挖出了很久以前的文艺三十题来爽一爽

*cp狮鼠

*梗文艺30daysD17双向单恋

*二次人设无关三次勿上升真人

*架空学生设 白鼠视角

*流水帐ooc注意

--



今年城市冬天冷得发慌,接近零下而市区又没有下雪,算是非常流氓了。我暗暗腹诽着呼出一口白雾,用眼角余光瞥向一侧用公交窗户做画布以食指当笔的金毛。这是寒假初的一个普通下午,我以买书的名义约出同学狮子,也就是身边这个金发,现在已经踏上了返程。

“白鼠白鼠,像不像我俩!”

他突然扯住我的衣袖开口道,碧眸笑弯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比起狮子更像某种大型犬,例如金毛。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瞧见了一左一右一大一小的一狮一鼠简笔画。他在从坐上位置开始到现在的十几分钟里忙活的就是这个?我望着那副略显幼稚的简笔画不禁失笑:“不愧是创办了狮子绘画课堂的灵魂画狮。”

我猜测他是因为我这句话而心情大好,嘴角上扬露出犬牙却不显凶意,由于容易让人想到他不吃肉;我也没有忽略他的视线,热灼,含着我说不清的情愫——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我希望是,却又希望不是。

我喜欢狮子,但我不敢开口——生活、家庭、未来、他……现实中的许多许多与网络和理想存在着巨大的差别,我害怕走错一步全盘崩溃而不敢撒手去赌,尤其是这赌注可能还承担两个人的分量。

我不在意收获看怪物的目光与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我也不担心他是这其中之一,我只害怕他无法承担。

高考将至,团结友爱的或是毫不和谐的班集体都要面临分道扬镳的情况,我俩志向也各不相同,这是所剩无几供我们肆意玩乐的时光。

下学期我无法保证还能拥有像现在两人独处的空闲假期时间,很大可能被提纲题海所填补……我是这样猜测的。想坦白,现下的时机必然不错。

夸张点说,这个选择就像是冒险者遇到的岔路口,一边是平坦长远而在路口处看略显荒芜的长道,另一边是不见底的悬崖,终点不知道是世外桃源还是更深的黑暗。而我这个冒险者,现在在中端的路标周围徘徊着,迷茫着。

愈想愈乱的思绪被寄铃人牵回现实:“白鼠?在发呆吗?下一站你该下车了。”

“嗯…?走神了。”我拉住书包背带起身向后门,侧头本想望原位看却发现目标站在自己身旁的台阶上。他顺手揉一把我银灰色发旋,笑得一如既往的爽朗:“我等会儿再搭几站车回去,把你送回家楼下再说。”

“狮子你给不给,担心我走丢吗,我是老妈子你是老妈子?”我想我蓝眸里漾开的情绪也像他眼角所蕴的一般明媚。虽然我家离车站仅一条斑马线再几步路的距离,但我没有拒绝他。

“白鼠。”

站在斑马线一端时,行人指示灯正好从绿闪到红。也许是因为冬天阳光慵懒得很,我没有分毫撒开步子赶绿灯的想法。狮子叫住我,一副欲言又止模样。

“我…”

身边人明明近在咫尺,他的声音却被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带起的风盖住,飘得像是随着那些车轮而去一样的远。

“什么?”

我转过头面向他的方向疑惑道,心底有什么在雀跃,那种无法忽视的悸动在期待着回答。他眨眨祖母绿的眼睛,牵起嘴角做个微笑一幅轻松模样示意对面交通指示灯。我没有注意到,那对绿眼微闪光芒却黯淡。

“没事。”

这两个字并没有追着车流远去。而我很久以后才确定,有什么在车轮碾过沥青路面的同时被压扁,连带着青涩少年努力鼓起的勇气粉碎。



--


其实白鼠不敢坦白的理由是校内传言和狮子谈恋爱会掉头发
(bushi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