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沧乔想睡好觉

叶落沧洲遇松乔
感谢与不完美的我相识

得不到高热度只是因为笔触文字达不到惹人喜欢的高度
写自己想写的画自己喜欢的开心就好啦

头像约的 我爱太太池面画风T T!

A路人 西木野真姬 d5裘克
rps白月光局路 最近沉迷杰裘
是个年更型lof主
lemon好好听我循环爆

UR是圈名罗马音尾首
C是英文名 A是喜欢的人(明示!
不是什么神秘组织代码

[局路]终夏.

*架空 二次人设 不上升三次真人

*流水账写手我流欧欧西

*其实cp向不明确 说是友谊之上更恰当

*没有一方出现(……)

*私心四欠tag

*取标题好难




--


自时入上一个深冬以后他们鲜少再有见面的机会,说是没有倒也没有不恰当的地方。——但又有哪里不对。除了签约主播每月必要时限的直播与线下活动之外,他们有很多时间,机会自然有的是。


但没有人开口提。分明各自都从夏荷才露尖角一点,荷伞还未撑遍小湖的初夏前就期待着。实际彼此却心照不宣减少了联系直到现在。


甚至连这一方面都展现了不约而同的默契。A路人心底自嘲着,食指跳跃于手机屏幕键盘上。是一个近日挺算火热的游戏广告宣传,并不是什么麻烦工作。因国庆线下活动而到了外省,酒店里一觉自然醒才五点便没了睡意——人老了睡眠质量差了?——天亮得没彻底也并不引人产生想散步的念头,干脆找点活干。


“……A路人你清醒一点,”路人心下暗暗告诫自己说,好歹三十岁的人了,“几个游戏主角任挑偏要和他选同一个也太幼稚了。*”扫过方框里文字草稿与待定配图时路人眉头一抽,别开头用力摁下右下发送。


同一个游戏,接下广告之前局长便做过视频宣传。A路人的确是有意所为——仅是一点若有若无的关联或许都能给自己添点慰藉。他为视频中局长因与他名字相似的npc笑而随着耳机传来的熟悉笑声一同失笑,也会为局长念台词时刻意压低的声线不经意放轻自己的呼吸。


好吧。A路人承认,自己还是蛮想他的:想几年又几年以前他还不叫局长时生涩小粉丝的言语;想一起玩时或己或他展开的幼稚而不惹人生厌的撕逼;想同房过单机游戏关卡时随口抱怨引得另一方佯作嫌弃似是宠溺的应和……


想他。


倒也不是倔,更不是小孩子间什么冷战和赌气,定期回复的私信里有粉丝在问,路人自己也想过尝试主动开口联系对方,问问他最近日常、找找共同时间联机或者到一方住所录期视频,但每一次点开那个置顶会话框时都会兀然顿住手——你看,大家都有小团体了,玩得很开心不是吗?屡次都因心生自己过于贸然的想法而硬生生止住接下来的行动,在曾经看来分明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多可笑,就算是过去联系再密切的我们,也已经落到了连询问空闲时间都小心翼翼的境界。


哪来的童话镇呀。A路人心想。那些青春伤感小说里的三年之痛都勉强得过分,还提什么七年之痒。


厚帘半掩的透明玻璃间可见破晓时分雾霾散去清澈的天色,依稀几分日光倾落于酒店窗檐。相比夏至日里早就整装待发、四五点钟就铺满天空的黎明,现在早晨的来临明显是晚了许多。


是啊,秋分都过了十多天了。


涉世未深的夏天,嚼着碳酸饮料气泡肆无忌惮对着耳麦对面欢笑的夏天已经过去。故事甚至没有能准确定位的结局,任何一方也未曾开口去阻拦人为其补充不切实际的尾声,而与美好想象背道而驰的现实也只会被埋没于和新伙伴的欢声笑语,藏于冰窖随时间流逝不再提起。


各自缄口无言却又心知肚明。最后的最后还是由城市街道枯叶沙沙轻语道清——


长夏终了。




--

*相关二月左右路人b博恋与制*人的广告和局长17年11月12月左右的公测前恋与试玩投稿

-

↑这人预警一大串逼逼这么多图啥呢

想要互动!!(你配个几把

流水账到1010字算是给自己生贺顺便填脑洞啦嘻嘻

空间动态「夏が終わる」有感 希望喜欢的人都可以好好的T T

感谢翻阅!

评论(3)

热度(24)